再次痛失目睹刑讯逼供的良机

一大早,看到张律师发微博,说丹阳涉黑案调取指定居所监视期间讯问同步录音录像的事儿。先说结论,没有意外发生,跟其它吵嚷着要调阅同录的案件一样,本案不存在刑讯逼供现象。我本来还以为,这个案件会是一个例外,成为我亲眼目睹的,首起刑讯逼供案件。源于去年夏天召开庭前会议时,听死磕律师们——大型涉黑案件,家属一般会花重金,组成天价律师团,协同作战——七嘴八舌,说公安对核心成员花梅、老魏等人实施了多么残酷的刑讯逼供。尤其是花梅,一位女同志,被强令坐在一乍长的小板凳上不得动弹,私处溃烂,血肉模糊云云。庭前...

  1. 11小时前
  2. 3次浏览

从冤案到铁案——谢留卿案二审宣判,八年喊冤终成空

谢留卿案终于判了下来,结果完全在意料之中,主犯加刑,中层人员罪当其罚,底层员工网开一面。无论从哪个角度看,都是一份挑不出毛病的判决。我与这个案件的某位当事人家属有联系,双方好感度一直不错。说实话,做刑事案件这么多年来,多见父母救子女,妻子救丈夫,却极少见反过来。像这名家属这样,为妻子多年如一日奔走呼号,我是头一回见。律师做久了,无情冷血之事未免多见不怪,考量事物越发不情感用事。父母救子女,那没什么说的,基因设定便是如此,任何一个父母,为了解救子女脱离困难,情愿立刻去死,而绝无半分犹豫;妻子...

  1. 6天前
  2. 2次浏览